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新笔下文学 www.xbxwx.cc,最快更新画墓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画墓最新章节!

    长沙市郊的一处小镇上,有一处泥土堆砌而成的院落,三间一体的土屋边上带着一小间厨房样子的小屋,一座看似好久没有用过的石磨,安静的躺在院子中间的深井旁边。院子不大,院墙边上还零零散散的放着一些早已生锈的农具,整个院子看着比较寒酸且安静。

    自从长沙解放之后,楚宜丰一家就以地主的身份被发配到了这里。以前在长沙的所有产业都被政府收了回去,还有些零碎的地契也被他家老爷子偷偷的烧了,那时候,你家里的财产越多,担的罪名越大。正是因为老爷子的先见之明,才得以躲过那场浩劫。

    楚宜丰坐在自己房间里的一张破旧的四方桌子边上聚精会神地看着书,方桌上摞着厚厚的一沓书籍。他正紧锣密鼓的准备着还有一个多月的高考,他非常重视这次高考,这次可是*之后第一次高考,国家急需人才补充。

    楚宜丰在这个家里就像个异类,不要看他出生在土夫子世家,但是他的思想要比当下周围的人前卫的多,所以除了吃饭睡觉时间,其余的时间他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拼命的吸取有限的书本知识,为这,他没少被他弟弟挖苦。

    “侄儿子,过来你看二伯给你带什么回来了?”楚宜财离老远就看见在泥巴墙里玩耍的大侄子,高高的举起手里的冰糖葫芦,脸上也笑开了花。

    楚宜财是楚宜丰的亲弟弟,当地圈子里的人都叫他楚二爷,不要看他人长的又矮又矬,但是在长沙这块地方,也算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楚老二看着跑过来的侄子,微微蹲下,伸手抱起了小孩道:“乖侄儿子,你那书呆子老倌是不是又在家里看书了?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天生就该在土里倒腾了料,他非得要逆天改命,要去考什么大学?也不看看咱家祖上干的那些个事,也不是我咒他,他要是能考上撒,癞蛤蟆都长出毛了哈。”说话间,把手里的糖葫芦轻轻的放到侄儿的手上。

    小孩在楚老二怀里显的特别乖巧,手一个劲的往楚老二脸上摸,样子特别亲近。嘴里一个劲的咯咯憨笑,也不知是他听懂了楚老二的话,还是因为手里的冰糖葫芦。

    “哦……对咯,你嗲嗲可在屋里撒?”楚老二小心左右看了看,把泥巴院子门给关上后,小声的问道。

    小孩点了点头,手指向楚宜丰所在的屋子的对面。

    楚老二使劲的往小孩脸上亲了亲,脸上的胡渣子蹭的小孩发痒,一个劲的往后躲,嘴里还“咯咯”发笑,口中正嚼着的糖葫芦喷了他一脸。

    楚老二也不嫌弃,伸手往脸上抹了几下,有大块的山楂片,往嘴里面一塞,念叨着道:“这可不能浪费,不能浪费啊。”嘴里说着,手上把小孩放下,人直接往他老子在的房间走去。

    “嘎吱……”楚老二推门的动静有点偏大,在屋里看书的楚宜丰知道他家老二回来了,扭头往堂屋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并没有起身,也没有开口问话,只是嘴里嘟囔着:“这混小子,这两天没见影,今天早早的回家,指定在外面没干好事,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世道。”说完继续看手里的书。

    楚老二嘴里哼着小曲进了屋,看样子心情还挺不错的。扭头看了看楚宜丰的房门,鼻子微微上提,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就一头钻进他爹的房间。

    楚老二进屋没一会,屋子里就传出一声带着些许沧桑的怒声,那声音显然是有意克制住的,但是还是引起了正在聚精会神看书的楚宜丰。

    “老倌,你也不想想,现在这个世道都快要饿死人了,咱们生产队的,有哪个能吃的饱的?你再看看咱们家现在都撒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