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新笔下文学 www.xbxwx.cc,最快更新妃同小可之萌夫哪里逃最新章节!

    月残缺,却比寻常皎洁……

    我无非,有心多留了一夜……

    芦苇风,不停歇……

    ……

    这首歌是写任盈盈和令狐冲初遇相识相知,却无奈随命运随江湖而周折,这对恋人因为上一辈的恩怨世仇而不得不拔剑相向。故事凄美,曲风凄婉。

    江湖仇情,恩恩怨怨。

    在楚熙唱来,音声相差不大,令那些女子如同入了这境界。

    在加上技艺高超的奏乐,令她们更容易的幻想出那个场面。

    让她们看见了江湖中的血杀,刀光中的血影。

    其中的。

    这首歌,豪迈,大气。

    楚熙止了声,微微一笑,面向的一群女子愣的还未回过神来,就像是真的被带了进去这个故事中的情景一样。

    她们从来没有听过这种歌调,反而觉得新奇,有些惊叹,相比之下,便觉得自己的歌有些自愧不如。

    冰月连忙拍着手叫好,“四爷,这歌真是奇。”

    对啊,这都抄袭别人的能不奇吗?让她好好得瑟一下。

    楚熙抽出扇子摇了摇,平起的双膝翘了起来,打了个二郎腿,听冰月那话,阖着眸子点头肯定,“那是,像爷这种多才多艺的男……人已经不多了。”

    冰月嘴角抽了抽,她就只夸了下,就自恋成这个样子……

    “那……”冰月又开口询问。

    楚熙睁开了眼睛,眸中无任何情绪,空着的手拍向拿着折扇的手,pia的一声,合上,放下翘起的腿,直站了起来。

    打断了冰月的话,走到她面前,淡定的说了句,“冰月,这歌我不能教。”

    见冰月眼珠先是一瞪,而后满脸疑惑的样子,楚熙又道:“让爷很可惜的是这逼无缘无故装了,虽说我真的不想装逼的……刚才唱着唱着便想到件事儿,这首雁城雪是我家乡的歌,若教给别人,味道自然变了味,更何况,爷看你们都一脸新奇的样子,若爷真的教她们了,唱得跟杀猪一样怎么办?”

    不是她说的话,这现代古代的歌儿是有差距,有代沟的,唱出来的味道也是不一样的。

    人嘛,对待新事物难免会好奇的,你认为它很简单,当你一去触碰,你就会发现它的难处,自己的不足之处,这些,有着自身的骄傲自大。

    当然,她不教有着两点。

    其一:地点不对。

    其二:不愿。

    刚才那一唱就当对着猪唱吧……

    冰月皱眉,“那……四爷还有些什么好法子?”

    楚熙也蹙起一对秀眉,想了想,松下了皱起的眉,拍着冰月的肩膀,晃了晃头,眼神示意的透露三个字:你懂的。

    看得冰月全身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

    楚熙勾唇一笑,“那还不简单,男人嘛……就喜欢不同口味的美人儿……”

    冰月脸部的青筋弹跳了下,整张脸瞬间黑了下来,但语气还是平和得很,“四爷,青楼就是供男人……消遣的地方!这不同姿色的美人定是多得去……”

    消遣二字,咬得特别重。

    楚熙斜睨了冰月一眼,满是鄙夷之色,“冰月你想哪去了,爷不是画了几件衣裳吗,去定做几件,我的画工是不是特好啊?我也那么觉得。”

    楚熙慢摇摇的走出去,用折扇拍了拍冰月的肩膀。

    踏出门外,那人又悠悠的冒了句,“肯定不会亏本……”

    冰月愣了愣,嘴角似乎勾了起来。

    ……

    楚熙走到后院的几米处,院内发出一阵又一阵的轰声。

    不会是怪兽下凡了吧,楚熙飞快地跑进后院,看见了院内的情景,不由僵在原地未动。

    那身白衣,如若踏尘而来,绝尘而去,飘渺无际。

    潋滟异美,勾魄人心的凤眸微微眯着,夹着杀意,薄唇抿的很紧,正跟一个一身黑色锦袍的男人打成一团。

    夜槿七手心源出一团乳白色的气流,不着掩耳盗铃之速打向暮上寒的胸口,狭长勾人的凤眸淡漠肃冷。

    暮上寒手筑起黑晕,这黑沉的颜色包满了整只手,他毫不示弱的打向那团攻向自己的气流。

    嘴角冷冷的勾起,讥讽之意深如海,“养了这么久的伤,也不过如此!”

    那双淡漠的凤眸没有任何情绪,迸射出杀人的视线,“被那么多人追杀,你怎么还没死!”

    一个一句,互不示弱。

    暮上寒一听这咒自己死的话就来气,疾风一闪,到了夜槿七面前,那股源源不断的黑色气流直的打入夜槿七的胸膛!

    那团气流,黑晕的要发亮似的,可是用了八层的功力!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