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新笔下文学 www.xbxwx.cc,最快更新妃同小可之萌夫哪里逃最新章节!

    穿浅黄色衣的婢女正对着一个穿着月白牙袍子的人说话,奇的是,这人今日未带面具,那人撑着下颚,食指在脸庞轻轻敲,一双邪魅的桃花眼携着笑意,另一只手的指尖在桌上配合着调儿的敲着。

    那张脸,是楚熙!

    她懒懒的笑了起来,“嗯,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不过这次连夜羽溟都受不了她了。”

    含烟是楚熙让人推进河里的,驾马也只有一个小厮,一个丫鬟坐在马边,楚熙让人将连在马车间的一条绳子给割断了,在以掩耳不及盗铃的速度用力推翻了马车,马车与人,就掉进了河里。

    那条河,长约十米,宽约五米,是一条废水河,专排放污水的河流,至于含烟为何要说出是粪坑,也许是想污蔑楚熙,就仗着五王爷对含烟的宠爱,含烟胡乱说一句,心想夜羽溟也会相信她,而去指责楚熙。

    含烟落入河中,由于沉力,少许也会沾上一些污水,那条废水河下了一种叫做天天臭的药粉,因此含烟身上就会散发出那股臭味,不按照方法去洗,怎么洗也洗不掉。

    千羽淡淡的笑着,“也是,哪个男人天天掺合这女儿家的琐事也是会觉得烦腻的。”

    楚熙指尖在桌面上敲落着,“最近楼里怎么样了,可有什么消息?”

    千羽思索片刻,答道:“消息也就只探到些无关的豪门家事,不过最近楼的财资倒是涨了多少。”

    楚熙微微挑眉,桌上敲动的手指并未停下:“涨了多少?”

    千羽:“将近平常的五倍。”

    楚辞楼并不是她所开,只是存在利益的交换,她想法子让这楼火起来,这名字也顺便改了,原本是叫引月含的。

    她提供点子,同样也会获得一半的财产。

    为了隐藏身份,她特地这番打扮,名字也很霸气,是不是很酷?

    楚熙沉吟片刻,点了点头赞扬:“嗯,不错。”

    千羽轻笑道:“功劳在于四爷,若不是四爷,这楼许是会垮了。”

    楚熙嘴里吐出十分轻佻的话,“怎么会,不是还有这么多美人,我面前这不正是一个吗。”

    这千羽长得也是美若琉璃,清新淡雅。

    千羽被楚熙这般话,脸色染出了浅浅绯红,“四爷……”

    楚熙呵呵一笑,魅眸弯弯,嘴角迁起一个迷人的弧度,“好了,不逗你了。”

    千羽:“……”

    千羽想起了昨日楚熙抱着含烟的情形,便问起:“四爷,昨日含烟来楼内都没认出你吗?”

    楚熙眨了眨眼,“唔……不知道呢,大概今晚上睡觉了就知道了吧……一般那些通风报信的都是些丫环,可含烟身边有侍卫,没有丫环,就知不知道她何时才发现得了了。”

    “含烟又是一个蠢到极点的人,没有爱上我就好了。”

    爷,能不这么自恋吗?!

    楚熙又想着那股难闻的气味,问起:“她身上的味道多久才消失?要是在不消失,我想我在王府都要被熏死。名字叫天天臭,难道真要天天臭?”

    她无法想象自己第二天在床上睡得像条死鱼,口里吐着白沫,在支起个手说‘我快不行了,记得给我挂QQ。’然后,一歪头,挂了。

    千羽笑了笑,“四爷,这暮公子给的药粉虽厉害,可还是有得解,去泡两个时辰冷水便散了。”

    “若不泡呢?”

    千羽:“那么气味会越来越刺鼻。”

    楚熙立马露出了个邪恶至极的笑容:“没想到暮上寒也这么重口味啊,啧啧啧……”

    话一落,窗边的一缕一缕吊坠的宝珠被清风吹拂着发出‘叮呤叮呤’的响声,灯火一晃,变得摇晃不止,直到墙壁上一个黑沉沉修长的身影跃进了窗口,火焰才得以止住,一个邪肆沉靡的声音带着低沉性感的笑意,在黑暗之中响起,“你要不要也来一点?”

    ------题外话------

    不给收藏的孩子不是好孩子/(ㄒoㄒ)/~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