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www.xbxwx.cc,最快更新[茜茜公主]贵女启示录最新章节!

    “弗兰茨·约瑟夫是世界上最无耻的人!”

    颂怡将这句话记在心里的小本子上,她在卧室里走来走去用来纾解自己的情绪。

    并不是说她长这么大从未有过追求者。

    说实话,一个名门贵女,就算她长得有些抱歉,但就凭她的家室,想要追求她的人也是有的,更何况,她并非长得难看的那一种。

    可是,无论是哪一位她曾经见过的,想要追求她的人,都没有如此直白的人,逼近她,然后毫无羞耻心的坦坦荡荡的表达他的想法。

    “不知道矜持的人实在是太讨厌了!”

    颂怡坐在软椅上,给自己泡了一杯茶想要镇定一下。

    一杯茶的时间后,她冷静了下来,然后回忆起自己的表现,觉得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她表现的如此懦弱又惊慌,就好像是她真的毫无反抗能力一样。

    “冷静点,章颂怡,你是没有人要的姑娘吗?”她问自己,然后得出结论是,她从不应该有这方面的烦恼。

    一个奥地利皇帝向巴伐利亚的贫穷公主表达爱慕,这听起来可真像是话本子里的东西,那个虚伪的家伙一定没少看话本子,就好像他是什么王子一样。

    停下!他就是王子,现在还是整个奥地利的皇帝,他看上去也的确不像是喜欢看话本子的人,还记得那天晚上吗?你看到的只是一小部分,他每天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皇帝不是办家家酒!

    颂怡心里理智的小人及时地敲醒了她,感谢理智的小颂怡,她只是有些晕头转向了。

    人生一向是平平顺顺的颂怡,在来到这个世界后,在碰到弗兰茨·约瑟夫这个人的时候,还真是意外连连。

    颂怡在房间里老派的踱步,静静地思考,一点一点的,她竭力用最为冷静的态度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然后,再一次红了脸。

    那个大骗子分明每时每刻都在跟她*!

    挫败和羞愧使得颂怡想把自己变成一只松鼠,用毛茸茸的大尾巴埋葬她自己。

    正当颂怡烦恼连连的时候,海伦妮来到了卧室中。

    “茜茜,你怎么了?”海伦妮问道,因为颂怡正垂头丧气的趴伏在桌面上。

    颂怡不想让对方担心,而老实说,这也不是什么可以分享的事情,所以她理了理头绪,然后笑了一下,让自己看上去完全没事。

    “只是有些无聊,海伦。”

    海伦妮点了点头,她今天穿了一件水蓝色的裙子,卢多微卡给她的钻石项链漂亮极了,再加上她那一头浓密的头发,编成了两股辫子,在后边挽起来,露出了修长的脖颈。

    颂怡打量了海伦妮一会儿,然后鬼使神差地问道:“海伦,你喜欢皇帝吗?”

    海伦妮愣了一下,然后双颊有着浅浅的粉色。

    “茜茜。”

    看海伦妮的反应,她应该是喜欢的。

    颂怡点点头,突然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了。

    她的姐姐喜欢皇帝,皇帝貌似喜欢她,这还真是,难办!

    “茜茜,我得跟你说实话。”海伦妮走过来,拉着颂怡的手,尽管卢多微卡让她别把这事儿告诉颂怡,但她觉得还是应该说的。

    “什么事儿?”

    “其实,妈妈跟我说,我们这次过来是因为苏菲姨妈想要在三天后的舞会上,给弗兰茨表哥选出一位皇后。”

    颂怡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哦,是的,她早就应该想到了,难怪一路上卢多微卡和海伦妮有些遮遮掩掩的,难怪苏菲用那种评价商品货物的眼神一样瞧着她们。

    “妈妈希望你能嫁给他?”颂怡不知道自己这话的语气是不是正确的,但被隐瞒着多多少少让她觉得有些受伤。

    海伦妮说:“茜茜,我真抱歉。”

    “没什么,海伦,我知道妈妈是怎么想的。”颂怡说,她笑了一下,这会儿她又重新恢复了那个镇定的样子。

    “那么,你爱他吗?”

    海伦妮的脸色有些迟疑,甚至带着一点儿迷茫。

    “茜茜,他是皇帝,没有人会不爱他的。”

    这个回答是如此的苍白,颂怡不确定海伦妮对弗兰茨到底是什么心思了。她固然也有着自己的一点小心思,但也由衷的想要为海伦妮考虑。

    “这是,门当户对的,这是我能找到的,最好的婚姻了,如果我有这个荣幸的话。”海伦妮轻柔地说道。

    提及到门当户对,颂怡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语了。

    她当然知道门当户对的重要性,而且说实话,抛开之前的偏见,皇帝的确是个十分优秀的人选,年轻英俊,彬彬有礼,除了时不时地不按规矩出牌,他的确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完美的人,一个优秀的丈夫。

    而海伦妮,她的姐姐,她漂亮,大方,进退有礼,是一个和善柔顺的姑娘,如果说在她想象中,奥地利皇后应该是什么样子的,那么,不用怀疑,海伦妮应该就是皇后的典范。

    越想越不对,就像是,不小心吃了过多的巧克力一样,甜腻的嘴巴里都在发苦。

    “这还真是尴尬!”她想,并且无法控制的把这种情绪迁怒于那位年轻的皇帝了。

    若他今天早晨没做那么奇奇怪怪的宣言,她现在可不会如此烦恼。

    晚餐的时候,皇帝没有露面,他正在接待一个来自德国的外交使者。

    皇帝不在的时候,聚餐显得有些沉闷。

    苏菲喜欢把晚餐时候当成一种促进感情交流的好时机,但她这种出发点虽然是好的,但由于苏菲本人并不是那种十分和蔼的交谈对象,所以谈话总免不了到后来就变得乏味起来了。

    直到这个时候,几乎每个人都意识到皇帝的重要性。

    就像是一种透明无味的粘合剂,温文尔雅的皇帝让女王不那么严肃跟刻板了,而皇帝本人,在他亲切的外表下,有时候也能发表许多有趣的见解。

    颂怡本以为晚餐结束后,她就可以重新回到自己的卧室去发霉或者种种蘑菇什么的,但就在晚餐结束后不久的时候,皇帝过来了。

    按例向自己的母亲还有卢多微卡姨妈问好,以及自己的两个表妹。

    一切都像是未曾变过一样,但当事人却各有各的心思。

    “你们年轻人去散散步吧,散步有助于消化和身体健康。”女王苏菲说道。

    她的冷淡,使得就算是一番好意也令人有些诚惶诚恐,尤其是海伦妮,她似乎打心里惧怕自己的姨妈,因为苏菲的态度实在教人捉摸不透。

    若说苏菲一开始问了颂怡好几个问题,也许是因为更喜欢这个小外甥女,但后来她却几乎没跟颂怡说任何话语,反倒是夸赞过海伦妮。可要是说她更喜欢海伦妮,她又并未表现过太过亲热的样子。

    卢多微卡实在是担心苏菲并未真的看上自己的大女儿。所以她决定直接一点,她决定鼓起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