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新笔下文学 www.xbxwx.cc,最快更新黜龙最新章节!

    李枢的决断为这场仓促发动的迎战注入了一轮新的活力,一方面是战术层面的拾遗补缺,算是极大增强了此战计划的成功率,另一方面,则是说随着这位大龙头挺身而出,宣布自己要以身诱敌,便再没有人怀疑这场战役的必然性了。

    除此之外,李枢的这个行为还将带来一个巨大的隐性好处,那就是统一了指挥权——无论如何,人家都是东线的大龙头,是东征的负责人,即便是丢了郓城,也不耽误他之前连续三次拯救了东线部队。

    功是功,过是过,他在东线部队那里还是很有威望的。

    而且莫忘了,随着张行明显展现出了更强势、更有力、更能服众的一面,绝不可能每个头领都愿意这么干脆利索的就此服从于这位西线大龙头。这不是说这些人人人都对张行有私怨,或者更喜欢李枢什么的,而是说,这些头领从本质上都属于豪强出身,今天张行明显要上去了,他们心里忧惧,害怕被兼并,明天李枢要上去了,他们同样会心里忧惧,害怕被兼并。

    这就是做事情的难处了。

    但是,随着李枢主动表态去做诱敌,这一仗的指挥权再无分歧可能。

    完全可以说,从这一日傍晚开始,从这个帐篷里开始,中上层的杂音被彻底消除,最起码从表面上被抹的干干净净,大家可以跳过了很多东西,从而直接面对战争本身。

    果然,会议之后,不顾天黑,程知理就携带着魏玄定、李枢、张行三人的联名书信孤身先行,李枢也去寻自己的本部和心腹头领,试图拼凑出一支看起来有模有样的“诈败”部队,张行也派出了信使往芒砀山而行,要求王振得到军令以后立即从砀县东北面的黜龙帮控制区北上。

    其余所有头领、舵主被要求分散进驻到部队中,前者安抚军心,后者针对性对接后勤。与此同时,阎庆等人还接到任务,要仿效着西线那些护法、白衣骑士、披风骑士,从东线撤退下来的部队中征调精锐骨干,统一屯驻管理。

    当夜,雨水渐渐稀疏,众人各怀心思,从那些大头领到下面的士卒,不知道有多少人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而这其中,配合着真气擦了身子的张行却难得在白有思身侧睡得舒坦——这当然不算是将士阵前半死生,美人帐中犹歌舞,因为谁都知道,那位白大小姐才是真正的暴力代表,在战争即将逼近的情况下,很多人巴不得看到这一幕好让自己安心。

    翌日一早,雨水停了半宿,在雄伯南将自己所领那一部主动贡献出来以后,李枢很快就凑齐了四千部队,并以离狐过于拥挤为名带着他们往甄城而去,雄伯南本人也随之而去——后者是诈败的一部分,没有他去应对张长恭以遮护李枢,无疑是一个巨大的破绽。

    同时,这位黜龙帮第一高手与张长恭的持续缠斗也是阻挠官军侦察的重要手段之一。

    坦诚说,张行还是有些心疼的,因为诈败几乎必然要沦为真败,这支部队必定要遭受无谓伤亡,唯独他心里也明白,所谓慈不掌兵正在于此,战争中总有人要承担一些特定的任务。

    实际上,这一日起身后,从早上开始,张行就一直在忙碌,也委实没有多少时间去多感慨什么,整编部队和支应后勤都很重要。

    而很快,他和白有思又接受了徐世英和单通海的邀请,带了七八个头领往既定战场方向而去,乃是要做临阵前的侦察。

    说不上是阴天还是多云的天气下,众人在一条小河沟旁勒马,因为连日下雨,小河沟早已经涨满,而且水流浑浊急促。

    看了眼小河沟里的水势,张行心中计算了一下,率先出言:“一路上有七条这样的河沟?”

    “没错。”徐大郎心思缜密,第一个应声。“除此之外,好多地方都有淤积。”

    “现在就要让离狐派民夫过来,沿途疏通沟渠,然后在这些小沟渠上设置临时的木排,充当通道,使预设阵地跟离狐通畅。”张行即刻下令。“最好能在预定阵地后方再立个后勤补给的军寨。”

    “未必来得及。”徐世英有一说一。

    “我知道,能做一点是一点,疏通沟渠和架木排为先。”张行想都不想,即刻回复。“有余力再做军寨。”

    众人立即点头,徐世英更是喊来随行的郭敬恪,让后者回去寻魏玄定,现在就从离狐开始,派遣民夫疏通进军道路。

    郭敬恪既走,张行立即抬头看向了东北面一座很显眼的小山。

    “右龙头,那就是历山了。”算是本地头领之一的梁嘉定越众而出,以手指之,说了一句废话……毕竟,一群人,有成丹有凝丹,至不济也是奇经高手,还都有马,停在这里可不是因为一条涨水的小河沟。

    转回眼前,说实话,山不高,也不大。

    整个行政上的东境地区,地理环境明显以巨野泽为界限,东边几个济水下游的郡乃是殿下丘陵地区,既有泰山这种大山,也有其他数不清的小山;而巨野泽西面几个济水上游的郡更像是隶属于中原地区的平原……至于这座历山也像是东边丘陵地带越过巨野泽的延伸,只不过因为周围都是平原,这才凸显了出来。

    此时,头顶云气稍微散开,视野清明,再加上之前连日降雨,山头翠绿一片,远远望去,仿佛洗过的一个绿色大粽子一般耸立在同样绿色为主的平原大地上。

    “山不是太高,也不是很大的样子。”张行蹙眉以对。

    “确实。”徐世英同样严肃。“但这是周围唯一一座像样的山……而且,历山西边有个伸出来的角,稍微可以在视野遮蔽上多起些效用。”

    “不如指望挖壕沟、堆土垒做遮蔽。”张行认真来言。“这样也方便维持战线和阵型。”

    没办法,指望着他用兵如神啥的基本上不大可能,这种情况下,结硬寨、打呆仗,迷信工事和后勤就成了某种必然。

    “山上能藏人吗?”白有思忽然在马上开口。

    周围人齐齐一怔,一时无人应答,很显然,绝不是这个问题不能回答,而是所有头领都没有跟这位好大名头的白氏贵女做交流的心理准备。

    他们甚至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对方?

    “喊我白三娘就好。”白有思似乎察觉到了问题所在,只在马上微微一笑。

    徐世英立即应声,拱手以对:“回禀白三娘,山上不大好藏人……”

    “怎么说?”

    “山势比较陡,树木也多,藤蔓密布,土石嶙峋,再加上连日下雨……我估计接下来几日还要接着下……山土松软,道路湿滑。”徐世英诚恳以对。“上去不容易,下来更难。”

    白有思点点头。

    倒是张行,本能觉得那哪里不对:“这山不大,又在人口稠密之地,为什么山上植被这么茂密?照理说,应该有些建筑和说法才对。”

    “不瞒张龙头。”单通海终于也眯着眼睛开了口。“如我记得不差,此山上的确应该是有个祭祀真龙的寺观,但早已经荒废……而且,周围百姓之所以不上山,也跟这个寺观有些关系……据说是寺观里有些鬼祟。”

    “我听人说是真龙下了旨意,不许人上山惊扰。”梁嘉定没有忍住再度开口。

    “我听到的是,山上寺观出过命案,几个祭祀真龙的道士为了钱财相互搏杀,弄的整个寺观没逃出来几个人,从此成为凶地。”夏侯宁远也添了一句说法。“还有人说,这些道士本就是杀人越货的,属于内讧。”

    张行立即去看白有思。

    白有思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小山来言:“确系有些真气充裕的感觉,估计的确有真龙曾驾临过,但说句不好听的,从此处往东,雷泽、巨鹿泽,再到泰山,还有落龙滩,东境根本不缺此类地方。”

    众人若有所思,而无论怎么想的,却全都只是点头而已。

    唯独张行,依旧好奇:“是哪位真龙的祭祀?”

    “分山君。”徐世英脱口而对。

    张行怔了一怔,周围人却多坦荡,很显然,虽然三一正教用三辉四御的信仰强行遮蔽了大多数的真龙和神仙的祭祀,可分山君作为本朝在东境本地敕封的镇地真龙,最起码不应该会太荒芜。

    唯独白有思,瞥到张行面目,心中了然,却是自马上一跃而起,腾空向上,直直往山顶而去。

    这一幕,看的徐世英、单通海以下许多头领眼皮直跳。

    过了片刻,白有思转回此地,轻松落在马上,复又向张行做了陈述:“正如之前所言,山上植被茂密,属于难以接近的野山,不过依然能看到旧道和破观……全都是杂草,主堂也塌了,一个人没有。”

    张行连连颔首,继而收心,再去看战场,依旧蹙眉。

    徐世英见状,正色来讲:“三哥,我大概知道你忧心什么,但是要我说,也只能如此了,因为时间过于仓促,很可能三五日就要交战。而反过来说,就是因为时间仓促,敌军才有可能直接撞上来,我们才敢打这一仗的。这时候,有个方略,比没有强。”

    张行再度颔首。

    且说,张大龙头如何不晓得对方意思?

    此战最大的特点,不是什么以逸待劳,也不是什么诱敌深入,那些只是微观上的,从整个战役的角度而言,根本就是迎头撞上,打官军一个措手不及。

    时间紧、任务重,什么都只能将就,什么都可能做不好,到处都是破绽,这是事实。

    可与此同时,就是要指望着这个时间紧,使得官军没有反应的时间,没有大规模作战的准备,没有救援的决心和能力。

    这一波,这一波叫用什么都做不好,来打赢什么都不做。

    实际上,这个思路本就是张行自己的主意。

    “咱们走一遭吧!”张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