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www.xbxwx.cc,最快更新黜龙最新章节!

    “翟头领是这般说的?”

    白马津木寨空地上摆着一个桌案,案后放着一把椅子,不过二十出头的徐世英正全副甲胄端坐其上,对着来人从容问询。

    而他的身后,是那条滚滚如常的大河。

    “是。”

    来人抹了一下额头汗水,强压着某种紧张与兴奋继续言道。“还没正式举事,钱粮仓储、衙署、监狱,全都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按照原来的说法,锁住、守好、不要动,等局势妥当,再统一开仓放粮……但黄大监不知为何没有踪影……”

    “黄俊汉是我派出去了。”徐世英缓缓做答。“你不要急,我再问你……翟头领还有什么额外的安排吗?”

    “有的。”那人怔了一下,还是立即做了汇报。“满郡郡吏都要起事,衙役也被我们控制住,仓储封好后,人手比之前想的要多,翟法曹就把多余人派了出去,一队人去找翟二爷说话,让他小心李亭文;一队人去东门那边找守城门的说话,拖延时间,顺便看看能不能把人拉来;然后……然后,他本人现在带人去了郡守府。”

    徐世英笑了笑,假装没有听到对方言语中主动对翟谦抢功多事的解释,只是继续来问:“贺文书是吧,那我再问你一件事,周郡丞交代完以后,是如何处置的?”

    这个问题没什么为难的,那个传讯的贺文书几乎是脱口而出:“翟法曹给了他一朵小黄花,然后让他老实呆在仓房交粮大院里,老实得很……”

    “我知道了。”徐世英点点头,继续微笑来对。“贺文书,我现在要去见窦并,给你十个甲士,去将周郡丞安全带过来,直接带到城内的军城就好,成不成?”

    贺文书犹豫了一下,但当他目光扫过对方身后正在列队汇集的甲士后,却立即点头:“大头领放心,我这就回去带人。”

    徐世英点点头,一招手,立即便有十名甲士涌上,随满头大汗的贺文书折返入城去了。

    而人一走,徐大郎稍微又坐了一小会,发了会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方才起身。起身后,也不戴头盔,只是从案上取了一副束带绑在额头,然后向身侧家将手中取了一朵小黄花,给别在了耳畔束带上。

    到此为止,徐世英方才转身,在午后阳光下负手立定。

    过了片刻,数百插了秋日路边小黄花的甲士汇集整齐,亲信家将作势欲言,却被徐大郎挥手屏退,后者随即翻身上马,于甲士前行过十几步,便干脆勒马,言语从容:

    “诸位,今日起事,且随我取下白马城!”

    下方甲士齐齐发一声喊,数十骑引道,护住徐世英,数百甲士,随即在后列队持械,紧随不舍。

    徐大郎麾下甲士,多来自于自己的家生子,大约两三年前便亲自带着以兵法训练,三征东夷后,又多次获得大量正规军的军械装备,如今还想法子披上了郡卒的皮,那真真就不啻于真正的精锐官军一般,纪律严明、行动如风。

    这似乎也符合徐大郎的风格,出身豪强,而且的确有些眼界、格局受限,甚至有些虚伪和算计,但确确实实遮掩不住骨子里那份正经路数的才气与英武。

    而且,几乎是莫名其妙的,当徐世英带着这几百甲士堂而皇之顺着大道,走向白马城北面大门的时候,就连他自己都有些恍惚起来……他开始质疑自己,那些自以为是的算计会不会太过于可笑?如果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取,为什么要算计来算计去?

    为什么不能像自己的名字一样,当一个光明正大的英雄呢?持百名英豪,仗万军横行天下?

    不对,还是做不了一个光明正大的英雄,因为自己少年时就为了维持家族势力走上所谓黑道,耍起了刀把子,干尽了不法的事情……哪怕是用最低的标准来说,自己也是个浪荡狡贼。

    这个思路,莫名让徐大郎在这个关键的日子里,显得有些忧郁和哀伤。

    北门畅通无阻,之前着意拉拢的北门伙长没有什么反复之态,而是亲自戴着黄花立在门洞内,任由徐大郎率部穿过了大门……整个过程,就好像正常调兵一样。

    非只如此,进入城内,在第一个十字路口向南拐弯转向军城的时候,早已经等候许久的郭敬恪、翟宽也各率百骑分别从另两条路迎来,汇集到一处。

    这是之前预备好的后手,一旦城池关闭,就立即内外夹击。

    “李亭文找你了吗?”徐大郎从怪异的思绪中回过神来,问了一句翟宽。

    “没有。”骑在马上的翟宽正色以对。“没有见到人。但我在宅中留了埋伏,劲弩都放哪儿了,还有渔网、弄湿的棉被,就算是净街虎的人都去了,也要吃大亏!”

    徐大郎点点头。

    这个时候,喧嚷的大街上,忽然有一个卖炊饼的挑着扁担疾步匆匆跟了过来,然后大着胆子来问:“徐大郎、翟二爷,是要举事了吗?”

    徐大郎微微一愣,赶紧笑对:“胡扯什么?还不赶紧回家?我们这是奉郡君的命去拿一个黑榜上的贼!”

    那卖炊饼的大为失望,却不和其他人一样匆匆收摊归家,反而只放下扁担呆呆立在街旁。

    这让徐世英再度瞥了一眼这个男人……他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人,而且这也绝不是一个什么道上的人物,因为此人的关节过于粗了,体力劳动带来的茧子过于厚了。

    这就是一个普通卖炊饼的本地老百姓。

    在认人这方面,徐大郎素来有心得。

    暂且按下这个人带来的异样情绪,插着小黄花的徐大郎来到了军城跟前,然后又一次堂而皇之的率部进入——跟他报信的可不止一人,一名队将早早在报信后折返,控制住了军城正门,并在随后率领足足七八十人加入了队列,直趋中央大堂。

    全程,真真宛若探囊取物。

    当然,一切的理所当然也就到此为止了,窦七迅速带人撤回到了主堂,而徐世英宛如此间军营主人一般从容下令,封锁各门,包围主堂。

    并在随后下马,率众步行进入了堂内。

    “窦都尉是关西大族子弟,为何不举刀奋勇?”徐大郎很认真的询问道。“我刚刚在外面架完弩,其实是等了一下的。”

    扶着佩刀的窦七回头看向自家少主人,他毫不怀疑,只要自家少主人一声令下,即便是注定死无葬身之地,这里的十几名窦氏私兵还是会不顾一切,让这些关东贼子付出代价。而如果可能的话,自己可以尝试扮猪吃虎,和少主人配合,拿下一个小贼首做人质。到时候不指望能真的阻止这场叛乱,最起码可以跟人谈谈,换取少主人和少夫人回到关西去。

    不是说,两个大贼首都是做过朝廷官的吗?总可以商议吧?

    不错,这是个可行的计划。

    但是之前在酒宴上最为激昂的窦并并未下令,反而打量了一下对方耳畔黄花,就在座中反问了回来:“所以,徐大郎这是真要做贼了?满城皆要做贼?”

    这是一句很简单、很正常的末路无稽之言。

    但徐世英的眼神莫名古怪了起来:“阁下是官,我们是贼?是也不是?”

    “当然如此。”窦并莫名慌乱。

    “但尔等为官,我等为贼?”徐世英诚恳反问。“官贼之数,由谁来定?”

    窦并没想到素来以精干闻名的徐大郎会像个书生一样来做这般口舌上的争辩,但既然问了,就说明还有理论的可能,他倒是稍微松了口气:

    “徐大郎,官贼正反由朝廷来定,而大魏兼并海内,便是有一二不妥,也是唯一正朔所在,你们现在造反,难道要捧个姓高的东齐遗种出来?东齐和姓高的更烂好不好?而若是没有一个姓高的,你们可不就是纯纯正正的贼人吗?区区贼人,闹得再大,又有何前途?”

    徐世英沉思片刻,点点头:“阁下说的极是。”

    早已经不耐的翟宽和一直冷静的郭敬恪同时诧异来看,跟进来的插花军官、随行家将也都诧异。

    “若是如此……”窦并大喜过望。

    “但若是如此,为何尔等为官,却要残虐本地百姓,我等为贼,却似乎是在努力救民于水火呢?”说着,徐世英忽然吐了一口气出来,然后身上的长生真气宛若一只头角峥嵘的绿色巨蟒缓缓出洞一般自腰侧盘起。“不瞒阁下,便是官贼两定,我徐大宁可做个活命贼,胜过去做残民官!”

    堂上鸦雀无声,郭、翟等人纷纷来看。

    窦七和窦并也怔怔盯着对方身上那宛如活物的真气,继而面色惨白。

    而下一刻,就在那只巨蟒顺着徐世英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