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www.xbxwx.cc,最快更新黜龙最新章节!

    淮南豪强出身的闻人寻安给张行的印象就像是个小号的陈凌一样,只是明显差了陈凌好几层底气,所以,这厮装模作样了一晚上后,到底还是低了头,许诺去选赵破阵来做涣口镇的新主人对应的,赵破阵的副手辅伯石也代表了淮兴帮做出了一定承诺。

    听意思,大概是说赵破阵掌权后,需要对淮水下游的生意保持克制应该是走私的生意,只是不清楚是单纯的私盐还是出海进入东夷或者妖族北岛的走私然后给闻人寻安的永德帮保留特定份额。

    对此,张行根本懒得理会,且不说他现在脑子里怎么可能会在意这个,便是在意也不会权欲强到直接插手这个江淮帮派同盟内部事务的份上——说白了,人家根本不是看你张白绶的面子,真正符合游戏规则,让这些江淮灰色势力愿意俯首的,本质上还是朝廷的名头和白氏的威望。

    张三郎很有能耐,大家愿意服从,甚至有一部分人愿意尊重他个人的意愿让他的熟人撰取最大一份利市,但前提是,他是靖安台的钦差,还是那位白大小姐的夹带中人。

    不过,抛开张三郎的想法和什么江湖规矩如何,到了眼下这个地步,赵破阵上位的局面似乎已经成了一大半——闻人寻安拿下,代左氏兄弟出面做事的李子达暗中拿下,加上早早表达了诚意的徐州苗海浪,再加上赵破阵本身,九得其四,其实此番拱着赵破阵上位的局面已经没有大问题了。

    尤其是李子达此番忽然倒戈,加入角逐,绝不仅仅是带来一票的结果,更重要的一点是,它打破了原本长鲸帮背离者们的默契。

    要知道,樊仕勇的建安帮,第五昭明的黑沙帮,岳器的长生盟,本质上就是长鲸帮分裂出的势力,他们相互熟悉,重组方便,而且天然具有继承者的心理所以, 哪怕是前期有着明显的分歧, 可一旦到了最后, 还是很容易媾和与联盟,先吃下生意再说的。。

    但现在,李子达作为长鲸帮内部的原核心势力, 左老大的心腹,忽然选择单独出列, 就很容易导致原长鲸帮势力内部的猜疑与困惑, 如果稍微用点手段, 不是不能造成分裂,从而轻松把控局势。

    当然了, 说半天,都没啥意思,因为最大的破局者已经来了。

    翌日一早, 张行刚刚醒来, 便得到尚未知最后原委的秦宝提醒, 说是那个左游又来了。这一次, 张行犹豫了一下,没有再行拿捏他真不敢了而是直接将对方请上来。

    双方见面, 微微一拱手,各自坐下,然后等秦宝一走, 左游就“开门见山”了。

    “张三郎。”左游拱手以对。“左二爷已经到涣口了,而且已经同意了你的意思, 就走白道”

    张行点点头,旋即摇头:“走白道当然是好事, 但是你们东夷人对左二爷影响这般大,委实可怕。”

    “这关张三郎你什么事?”左游戏谑笑道。“反正你把自家私人推上去, 就要回靖安台领功劳了公私两不误不就行了。”

    “话虽如此,可从后日开始,我便不知道什么东夷人了。”张行微微探身,恳切以对。“咱们相互不要留言语以外的把柄君子之约,就这一回生意。”

    左游笑了笑,也跟着摇头:“我倒是想不同意,可是如何敢去镇塔天王根底下寻你呢?我连你家倚天剑都要躲着的东都藏龙卧虎, 你根本不必忧心我,好好的升官发财就是。”

    张行点了点头,然后二人各自沉默了一下,却又几乎齐齐欲言。

    “你先说。”左游大度以对。

    “左兄先说吧”张行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平静。“左兄谈的必然是正事, 我要问的两个,有点像私事。”

    左游怔了一怔,立即点头:“那好,你要推你那个朋友上位,左二爷已经同意了不过,左二爷既然回来,若不先行下手,处置一二门下,怕是后日也立不起威权他忽然要走白路,便不想坏了咱们三家的生意,所以寻我来问问,朝哪个下手,哪个又留下?”

    “要杀人吗?”张行恍然。

    “是。”左游眯着眼睛应声。“必然要杀人的,否则左二爷心中难平。”

    “只杀一个,再吓唬一两个就行了吧?”张行有些不耐。“别闹太过分。真坏了格局,惹出事来,我一个白绶根本兜不住须知道,我能在此处主持事情,根本上还是年前芒砀山的功劳,算是赏功赏劳,根本不是我本人有多大威望连跟我一起来的另一个白绶见我吃相太难看都直接甩脸子躲开了,而我家巡检在上游身边也是有小人的,龙冈的兵部官员王代积也是个有心的人,把谁惊动了都不好。”

    “有道理。”左游点头。“那杀谁?”

    “第五昭明。”张行思索片刻,给出了答案。

    “为何是他?”左游诧异至极。“他杀带头的樊仕勇不更好吗?樊仕勇修为最高、势力最大,而且是带头反的,杀了他,对咱们都有好处。”

    “因为樊仕勇是生意人。”张行平静给出答案。“岳器也是个生意人;闻人寻安和苗海浪也是生意人;李子达既然能被收买,说明也是生意人;便是我那半个兄弟杜破阵,当日既然能在芒砀山中跟我做下这笔生意,说明他也还是生意人;东海的厚丘联原本就是地道的生意人而左二爷和你我也是生意人只要是生意人,大家遇到事情就可以商议,就可以交易,就可以不用打打杀杀。”

    “原来如此你是说第五昭明不是生意人?”左游认真来问。

    “不清楚。”张行摇头以对。“只能说他很想摆出一副不是生意人的样子,或者说李子达既然投了我,第五昭明便是剩下长鲸帮反叛出那三人中最不像生意人的一个了我是不想死人的,但如果非要死人,就让他死好了。”

    “张三郎是有一套的。”左游难得感慨。“未必要杀之前对自家捅刀子最狠的,也未必要杀最大最厉害的,杀一个对咱们将来生意威胁最大的是这个意思吧?”

    “咱们将来没生意,只能说是对后日流程威胁最大的。”张行平静以对。“杀了第五昭明,让左老大出来选,这样还是长鲸帮四分,再加上三个外来大势力,一个淮兴帮剩下一个名额,左二爷有说法吗?”

    左游闻言便要言语,但旋即心中微动,反而摇头:“他没说,咱们就当他没有。”

    “那就公平选出来。”张行释然以对。“我只要杜破阵上位,了了芒砀山首尾,还了人情,带着功劳回靖安台!”

    左游点点头,旋即又笑:“我当日走得急,没想到张三郎芒砀山做的好大事,不愧是人榜上有名的拼命三郎只有取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绰号。”

    张行反而摇头:“那种拼出命来才能做成的事,我是一点都不想多做”

    “谁不是呢?”左游感慨了一声。

    二人一起叹气,片刻后,还是左游率先醒悟:“你刚刚要说什么什么私人事情?”

    “我其实是想问左游兄。”张行回过神来,认真以对。“我之前便诧异,你这个修为,还要四处奔走你当时搪塞我的言语算是有些道理可现在,你这个修为也要做间谍跑腿吗?东夷区区五十州,那里这么苛待人才吗?”

    左游明显犹疑了一下,但还是认真以对:“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得那般和你们大魏一样,我们也是属于类似于靖安台的组织。”

    “我知道,斩鲸坊嘛。”

    “对。”左游点头。“但问题关键不在于这个组织大小如何,而在于它是归谁指挥我们是直属于我们那位大都督的,这就是凭空入了上三品的路子了,平日辛苦一些也无妨”

    “我晓得了。”张行听到一半便恍然。“虽然都是大宗师,但你家大都督在国中地位,根本不是我家中丞能比的大魏东西南北,大宗师便有八个,不管实际如何,也都是表面上一起服从大魏皇帝的,所以我家中丞便是皇叔,也没那个权威反倒是你们那里,大都督一个人军权、神权、特事权一把抓,平白跟国主倒了个个头。”

    “咳!”左游尴尬一咳。

    “怕什么?”张行不以为然道。“这里是淮上,不是你们东夷五十州的地界连这个胆色都没有,做什么生意?”

    左游连连摆手:“还是不说此事了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有。”张行恳切以对。“还有件私事我是上五军出身,二征东夷后才转任靖安台的,我有个至亲的长官待我极好,却在去年开春的时候死在了落龙滩他是中垒军的第二鹰扬中郎将,姓郭,你回去一查就知道是谁你能不能想个办法,把他尸骨帮我送过来,给杜破阵便可以。”

    左游听得有些发愣。

    而这个时候,这张三郎明显咽了口口水,却又勉力挪动屁股下凳子靠了过去,并和之前在水杉林一样,抓住了对方的手,方才显得艰难,但也显得恳切来言:

    “左兄,你若能把这事给我办成了,我我感激你一辈子。”

    左游沉默许久,然后也诚恳反问:“我多问一句张三郎既然是二征我们大东胜国的上五军残余,为什么不恨我们呢?徐州这里因为有水军,两次征发都损失有限,即便如此,民间和江湖上也都对我们恨之入骨,不然我们何至于死抓着一个涣口左氏不放?”

    “就是因为亲眼见到落龙滩的惨状,甚至看到了分山君与避海君的争斗,才下定决心少拼命多做生意。”张行言语愈加恳切。“因为人命真的是太贱了。”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