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www.xbxwx.cc,最快更新黜龙最新章节!

    白有思终于冷笑了一下,然后抱着长剑转身便往里而行。

    张钱二人不敢怠慢,随即跟上。

    入得大门来,先是一个巨大的分山君、避海君合影石雕,转过去豁然开朗,偌大一个院子,中间一个石板大路宛若街道,两侧插着长兵,与门前所立长戟相似。再更远的两侧挨墙廊下,则是弓弩、短兵。

    左右往来,有锦衣都管,有青衣小厮,还有一些健壮中年妇人,但更多的是布衣大汉,他们见到白有思皆俯身问好,态度恭敬。

    与此同时,左右两侧更远处,依稀有兵器交撞声、弓弩张扑声传来,曾在此处住过几日的张行心知肚明,两边都是习武场与靶场,再外侧则是这些壮汉的宿舍,而自己就曾经在这些宿舍的套院里住过。

    这些,就是典型的家将、家兵了,而且是合法的家将家兵,加一起约五百人,乃是白有思亲父白横秋早年获得爵位以来,按照柱国将军那种军事传统,历次大功叠加的……而五百这个数字,其实已经跟白有思伯父所继承的国公府不相上下了。

    而如今,这位吉安侯又以四十六七岁的年纪入了南衙。

    只能说,人的际遇果然……果然还是要奋斗出来的。

    也不知道走了几进院子,三人终于停下,白有思自和几名随从的都管外加几名迎上来的使女先走了进去,而钱唐与张行却忍不住面面相觑——无他,他们居然来到了摆着三辉四御神像的祠堂前面。

    这算啥?

    进来先发个誓还是先拜个堂?

    但来不及多想了,白有思进去片刻,便有四位使女迎出来,再将门前二人引入祠堂。

    进了祠堂,规制也远超一般人家里。

    如寻常百姓,能供几个小木雕,已然足够,平日参拜,都要去村社里的公祠才行,东都这里,也是坊内立着公观公庙的,而且几乎每个坊都有单独敬奉的寺观,或尊三辉,或敬四御之一。

    一直到了冯庸那种级别的财主,才有钱在家里专门置一间大房子,四面摆上四御,中间供上三辉,然后周边摆上自家祖宗牌位。

    吉安侯府这里,就更加夸张了。

    祠堂内部居然还有一个小院,四面俨然是四御的各自独立庙观,中间庭院正中,有一中空亭子,亭内则是一个合抱粗细的三辉合一‘金柱’,铜质涂金的珠子上全是是日月的花纹,高大数丈,宛如一颗大树,唯独此树不开花不结果,只是顶上一分为三,各自竖起了一日二月三辉的雕塑而已。

    这还不算,周边四角居然还有角亭,里面还有几条民间名声较好的真龙雕像。

    “哪个是钱唐?”

    就在张行注意力稍稍被四面神像吸引的时候,金柱之下,一名头发花白、身着锦衣的老帅哥已经在蒲团上开口了。

    张行注意到,此人身前摆着一张棋盘,而棋盘黑白分明,早已经下到中盘,却少了一个对手——白有思是立在这老帅哥身后的。

    甚至,棋盘对面根本就没有另外一个蒲团,也不知道这位白公在和谁下棋?

    “小人便是钱唐。”钱唐明显有些紧张,以至于拱手行礼时本能咽了一下口水。“见过白公。”

    这个声音,莫说白横秋在传闻中很可能是一位摸到宗师层级的高手,就算不是,以普通人的耳力也能听得清楚。

    所以,钱唐马上咽了第二次口水。

    “大钱是吧?早就听过你的名字了。”

    白横秋转过身来,按着棋盘笑道,语气格外和蔼。“思思这个人,劳你在旁久久辛苦了。”

    钱唐赶紧自谦:“都是巡检遮护我们手下人,哪里是我们辛苦?”

    “不是这样的,我的女儿我如何不懂?”白横秋在蒲团上一面按着棋盘,一面捻须笑叹。“她生下来不久,遇到南帝庙的道人,便非说她是威凰之命,将来是要证位成龙成神的……此言虽然无稽,但也确系自幼天赋过人,十几岁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