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www.xbxwx.cc,最快更新黜龙最新章节!

    天色越来越暗,雾气似乎稍淡,可大夏天的却又刮起了阵阵阴风。

    说句良心话,张行一度是想再用一次罗盘的,但感受着肩窝处的疼痛,却是死活下不来这个决心。

    “张三郎。”

    李定驻足在一块山石下,回头相顾。“天马上就要大黑了,今晚怕是来不及了,我的意思是咱们不要浪费力气……你看,咱们去那里如何?”

    骡子上的张行顺着对方一指,却是稍显愕然:“上山?”

    “上山,去此山主峰上去。”李定诚恳言道。“一来不会迷路,二来你看那宛如马鬃的山头上恰好有一块地是光秃秃的,宛如人的额头,明日一早,你家巡检找来,一下子便能找到……我是觉得这底下风水不对,不好多留,偏偏又一时寻不到第二条出路。”

    “确实。”张行明显也察觉到了异样。“这风刮的太不合时宜了,山上应该更干净开阔一些。”

    既做了决断,二人一骡便直接停止在山麓上打转,而是直奔山顶而去。

    说来也怪,一旦转上山去,道路反而通畅,别说鬼打墙了,甚至有种走出个虎虎生风,走出个一日千里的感觉。

    真的是呼啦啦就上了山来。

    到了山顶那块突出的白地,只见大月高悬,小月弯弯,白光一片,照的满地如雪如霜,二人也不敢多挪,就在此处拴了骡子,然后张行从骡子里取些干粮、净水,摆好兵刃,李定便往旁边去捡一些枯枝来,然后费了好大力气,又是用刀来挫,又是趴在地上吹,中间还被山风刮灭了两次,方才勉强点燃篝火。

    全程张行只是干看着,并不敢使出来自己盗取的离火真气。

    篝火点燃,嚼起干粮,端着水袋喝了两口冰镇水,二人又不知道该做什么了,偏偏风这般大,又不好轻易睡得妥当,还指望着白有思能看顾一眼,飞上来搭个话,便只好有一搭没一搭的扯着一些闲话。

    当然,一开始的气氛不免有些尴尬。

    “张三郎,你还是在疑我是不是?”李定拢手望月。“毕竟,咱们相逢几日,我与你虽有交代,却始终难证清白,而且终究有所隐瞒。”

    “无所谓。”张行侧卧在那里,仰头看着天上双月,眼珠子滴溜溜转着发呆。“我又不是什么阀主、相爷的,要属下人不得有半点隐瞒……况且你也不是我属下人……只要你一不害人、二不害我的,管你藏了多少小九九呢?”

    “你倒豁达,可这年头,如你这般豁达的人也日见少了……”

    李定望天喟然以对。“紫微宫的圣人就不说了,往下走,南衙诸公、两都诸显贵,但凡想有人想投靠,都巴不得要你把心肝剖出来给他们看,这还不算,还要试探来试探去……甚至到了北衙的公公们、江湖上的大豪杰,也都学得一般路数,无端便要拿捏你……可是呢,谁没有个为难的地方?谁没有点倔强志气?我自有本事,自是干干净净,凭什么想出人头地就得先这么一头扎下去?”

    张行在旁听得百无聊赖。

    无他,这种体制内诉苦的大白话在编乎上都是没人看的过时言语了,自己过来前,乃是要配着具体例子,说明层级,指出工作地点,暗示着特定领导与地域,才有人会看的。唯独李定说的那么诚恳,就差声泪俱下了,估计这些年没少在那些贵人手里遭罪,再加上这不是万恶的封建时代加神权时代嘛,所谓定体问……才稍微显得有些别开生面。

    “说了半日。”张行忽然戏谑道。“你有什么一定要隐瞒的小九九?举个例子来说。”

    很明显的调戏之语,但李定在篝火那边瞥过来一眼,估计也是环境使然,难得放纵,却居然点了点头:

    “那我给张三郎说一个助助兴……我少年时跟我舅舅一样,也遇到过呼云君。”

    “呼云君?”张行愣了一下,方才醒悟。“是那条跟你舅舅掰腕子的龙?”

    “不错。”李定认真言道。“呼云君是位很奇怪的真龙……他本生于大江入海口,很早便有记载,却不拘泥于地方与立场,青帝爷证位时他便有所襄助,白帝爷证位时他也有所襄助,却不知为何,自己始终没有取一个册封神牌居于哪位至尊之下,反倒是经常与凡人来往……忽然就去见哪位登山的皇帝,忽然又去跟凡人喝酒,忽然又往天上窥月,累到摔下来,甚至还参与过没有至尊触及的凡人征伐,委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为何突然说起这个?”张行突然认真来问。

    “因为我与我舅舅都是在秦岭中见到的呼云君。”李定指了指周边,随意答道。“这伏牛山不也是偌大秦岭中的一小山吗?见地思故。”

    “你莫不是想说,待会呼云君忽然从旁边探出跟这个山头一样大的脑袋,朝我们咧嘴一笑?”张行戏谑以对,但脸色却又很快变得苍白起来。“莫要开玩笑。”

    “呼云君真身没那么大……”李定笑道,但马上醒悟。“张三郎居然怕龙吗?”

    “我跟你一样,也见过真龙。”张行冷冷回复。“分山君蹿地而出,顺便卷死了万余逃兵,如何不怕……此事我可没有与他人说过。”

    李定怔了一下:“是了,我隐约记得那晚上你说过,自己曾在落龙滩前线,不料还有这种隐情……不过你且放心,呼云君与分山君不是一回事,分山君是东境守护,被迫为人催动,眼里又只有避海君,当然会对人命不屑一顾,而且此君成龙尚早,修为其实也不足,而呼云君则似乎早早脱了数层桎梏,天下四海逍遥,脾气大为不同。”

    “逍遥派说不定才是最坏的。”张行连连摇头,却又忍不住好奇心。“呼云君长什么样?”

    “就是普通一白色蛟龙,蛇身、鹿角、无翅四足,只十余丈还不足,不然我舅舅如何醉后与他搏了力气……但万万不可小觑于他。”李定大约比划了一下。

    “晓得,就好像我们中丞像个小老头,但只要一挥手,如武二郎那种怕也要被扇飞,过了一定层次,拿体型比划未免就太瞧不起人家了。”张行立即发挥武侠想象力,予以了注解。

    “真不是这样的。”李定苦笑道。“我亲耳听我舅舅说过,说到了大宗师以后,修为与体型是共生的……看谁体型大,便晓得谁厉害了,因为他们需要地方来储存、锻炼、运行属于自己的天地元气,也就是咱们说的真气。”

    张行想了一想,当即摇头:“胡扯。”

    “真没胡扯,我也是后来才想清楚。”李定继续笑道。“这些真龙和大宗师真就都是这般,只不过,他们的体,早就未必是肉体了,而是专指运行真气的‘体’……比如,你们中丞的黑塔,再比如,呼云君周边动辄百里的云……至于呼云君的所谓本体,与大宗师他们的体型,乃是他们生而为龙、为人,就那般大罢了。”

    张行瞬间恍然。

    这个体,根本就是概念上的体,一种可以寄托自己小天地的体;就好像所谓龙,从来也不是特征上要求多么明确的龙,而是一种概念上的龙,一种血肉生命浸染着真气的究极……染了红山的离蛇君从各种描述上来说明显更像一条大蛇,但也是真龙;分山君看起来就很四不像,但更是公认的,也是普通人接触最多、最常见的龙;甚至张行还在一些小说里看到了长得异常像鸟的真龙。

    就这样,二人聊了一段秘辛,可能是李定明显放开了不少,而且双方都没有谈论什么沉重话题,倒是让张行愈发见识起来。

    就这样,聊着聊着,随着月上中天,忽然间,一股云雾迎面扑来,迅速裹住了整个山顶,云里雾里的,二人只能隔着火堆看到对方,再远一点就彻底模糊了。

    这是山上常有的事情,但张行看着从身边划过的雾,想起之前言语,到底是没忍住: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